古典傢俱

關於部落格
別墅設計
  • 1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中東變革:西方“民主藥方”不對中東之“症”

  2014年11月29日,埃及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裁決前總統穆巴拉克涉嫌謀殺示威者一案不成立,穆巴拉克將無罪釋放。圖為穆巴拉克在判決結束後,準備乘飛機返回醫院。      2014年9月12日,突尼斯首都突尼斯,數百名示威者在美國駐突大使館外示威,譴責一部詆毀伊斯蘭教先知穆罕穆德的美國電影。突尼斯警方隨後使用催淚彈,驅散示威人群。   中新社北京12月23日電 (記者 馬佳佳 劉旭)2011年1月,突尼斯一位失業大學生的自焚引發了席卷大半個阿拉伯世界的政局風暴。2014年12月,突尼斯開啟普選進程,即將迎來首位民選總統。在經歷了近4年的“民主變革”實踐後,埃及、突尼斯、敘利亞等中東國家的政治轉型之路為何走的並不順利,日益泛起的動蕩因素為何令“新中東”呈現出恢復“舊秩序”的趨勢?西方“民主”藥方失效後,中東國家謀求轉型路在何方?   政治強權經濟脆弱是劇變內因   自2010年底以來,大規模民眾抗議浪潮的衝擊,再加上外部勢力的干預和影響,阿拉伯國家開始了一場以改善民生、增強民主為主要訴求的政治運動。突尼斯和埃及通過民眾抗議浪潮推翻政權,利比亞由民眾抗議引發外部軍事干預從而導致政權更迭,也門在外部干預下實現權力和平過渡,敘利亞陷入現政權與反對派之間的內戰。   儘管各國路徑各異,但究其根本,中東大變革有其深刻的內部原因:政治上,強權政治當道導致政治合法性危機,民眾追求民主權利的訴求強烈;經濟上,經濟結構脆弱導致經濟發展困境,引發高通脹、高失業率、貧富分化等社會問題;外交上,對外政策或過於依賴西方,喪失自主權,或長期對抗,孤立於西方世界等政策也是最終引發阿拉伯世界劇變的重要原因。   政局動蕩經濟惡化凸顯劇變困境   埃及、突尼斯、利比亞等國在政權更替後,相繼開啟多黨選舉、三權分立、大眾參政等民主轉型進程。然而,三年多的實踐表明,相關國家情況並未走入當初預想的“民主”,反而陷入政治動蕩與經濟惡化的惡性循環。   2011年中東劇變後,原有的強權政權垮臺,民主化轉型啟動,相關國家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權力真空”。各黨派間的紛爭進而引發安全形勢惡化,恐怖勢力蔓延。在突尼斯,國內罷工、游行、抗議層出不窮。在埃及,國內圍繞是否審判穆巴拉克產生分歧,反對審判穆巴拉克的民眾與支持者對峙並多次發生暴力衝突,直至軍隊介入。   政局穩定是經濟發展的前提條件,對於埃及、突尼斯等經濟發展主要依靠旅游、石油等資源的國家來說,穩定的政治秩序更加重要。但是混亂的政局使這些國家的經濟陷入持續惡化狀態:統計數據顯示,埃及已陷入建國60年來最糟糕的時期。敘利亞持續內戰使該國經濟大幅下滑,經濟恢復到2010年水平可能需要30年時間。    盲目崇拜“西式民主”導致劇變受阻   席卷整個阿拉伯世界的“民主變革”運動為何頻現失敗現象?通過分析不難發現,“藥不對症”是關鍵。   實際上,2011年中東劇變是社會“疑難雜症”長期積累的結果,其根源是若干結構性問題,因此阿拉伯國家要想從根本上擺脫困境,則必須對現行階級結構和政治、經濟路線進行全面改革。但中東的民主革新運動,通常在奪取政權後就走入尾聲,而未能輔以後續的大政方針和政策路線改革,將“民主化”的形式作為變革的根本目的,卻忽略了其後續目的,可謂只治標不治本,為未來埋下更深隱患。   而在政治動蕩、經濟衰退的背景下,一些國家也出現了恢復集權等趨勢。2013年7月埃及軍方推翻了執政剛滿一年的穆爾西民選政府,2014年5月埃及重新舉行的總統選舉中,剛剛脫下軍裝的前國防部長塞西高票當選。利比亞也出現了軍人干政勢頭,2014年5月18日深夜,利比亞軍隊軍事警察部隊司令穆赫塔爾·費爾納納宣佈解散國民議會,並由制憲委員會代行議會職權,並聲稱這是為了承擔肅清恐怖分子及其支持者的“國家責任”。   中東困境再次表明,衡量政治制度的優劣,關鍵是看其能否實現政治穩定和經濟發展,而不是削足適履實現統一模板下的“民主化”。而走向民主的路徑,也並不一定只能通過暴力完成,從本國實際出發,深層剖析社會和經濟問題,祛除制度沉痾,尋找一條適合自己的民主道路才是關鍵要義。(完)  (原標題:2014中東變革:西方“民主藥方”不對中東之“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