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傢俱

關於部落格
別墅設計
  • 1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流氓快播”的兩宗原罪

  □本報記者範傳貴   “當千萬個你的觀影過程被快播‘慣壞’成三步:搜索電影、點開網站、快速播放,‘神器’成就傳奇。”   這是快播公司對它所開發的快播軟件的評價。   如今,這個“成就傳奇”的“神器”在與相關法律法規背道而馳的路上,徹底走到了盡頭。   8月8日,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總經理王欣結束了110天的境外逃亡生涯,被依法抓捕歸案。背負著“盜版”和“色情”原罪的“快播”,終究逃不了“流氓”軟件標簽,也逃不過法律的製裁。   野蠻發展   一份流傳甚廣的簡歷顯示,王欣1980年3月12日生於湖南郴州,畢業於南京郵電大學。   1999年年底,王欣初到深圳,他加入了深圳市龍脈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任副總經理,負責技術研發。3年後,王欣成立深圳市點石軟件有限公司,開始第一次創業。   這家做音樂交換軟件的企業,在最興旺時有80餘名員工,但最終在2005年倒閉。   在第一次創業期間,王欣結識了盛大網絡公司創始人陳天橋。正是這一原因,在點石公司倒閉當年,王欣得以進入盛大,擔任一個部門助理總監,主導“盛大盒子”的研發。   然而,僅1年時間,“盛大盒子”項目戛然而止,王欣不得不重回創業大軍。   2007年,在深圳一個僅有10多平方米的民房裡,王欣開始了他的第二次創業。   這一次,王欣將自己的創業方向定為開發一款視頻播放軟件,並最終將它的中文名定為“快播”。   這個“快”字,為王欣和他的公司此後野蠻發展埋下伏筆。   “快播”的發家源於其對P2P技術的應用。   2000年3月,在美國在線(AOL)工作的Justin Frankel與另一名工程師Tom Pepper,在互聯網上發佈了全世界第一個P2P(Peer-to-Peer,點對點)架構的檔案交換軟件Gnutella的原始碼。   當年,因泡沫經濟的影響,P2P並未受到太多關註。直到5年後,沉寂多時的P2P突然爆發,儼然成為音樂、電影、游戲免費下載的代名詞。   P2P技術很快在網絡影視資源領域受到熱捧——通過這種技術方法點播與下載視頻,可以減少帶寬占用以降低企業成本。   在民房裡第二次創業的王欣,搭上了P2P技術的快車,相繼開發了“快播”服務器軟件和“快播”網頁播放器。這套系統給快播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利益。有數據稱,2011年後,“快播”已成為全國市場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截至2012年9月,“快播”總安裝量已超過3億,而截至這一年的6月,中國網民數量為5.38億。   流氓邏輯   在北京一家網絡公司工作的陳鋒使用快播軟件多年,他的平板電腦里曾經裝過一款名為“快播互動瀏覽”的軟件。   這款軟件包含“推推”和“雷達”兩項功能。用戶開啟軟件後,能夠看到附近網友電腦中儲存的電影。“大多數都是色情電影。”陳鋒說。   今年4月,“推推”和“雷達”功能被快播公司停掉。   軟件平臺與內容相分離的模式,讓“快播”從上線之日起,就帶有侵犯影視作品版權和為色情電影提供傳播平臺的天性。   儘管其他一些播放軟件也曾經遇到過版權訴訟,但在這些播放軟件的平臺上,至少有一部分視頻是取得合法版權的,軟件開發商能實現對內容的把關。而“快播”沒有自己的內容把關係統,它無法確認自己播放的視頻是否合法。這讓“快播”從始至終都無法擺脫“盜版”和“色情”這兩大原罪。   對於“原罪”一說,王欣有著一套流氓邏輯。此前在接受採訪時,他曾這樣說:“技術狂人做出的產品多少帶點‘草根原罪’,‘快播’也不例外。”   王欣將此歸因於創業初期對生存的渴望,甚至將這一時期形容為“叢林階段”。這意味著他並非不知道“快播”的野蠻發展路徑,而是任由其這樣發展。   這樣的發展思路,讓“快播”很快成為眾矢之的。2013年11月13日,優酷土豆集團、搜狐視頻、騰訊視頻、樂視網等聯合發起“中國網絡視頻反盜版聯合行動”,矛頭直指“快播”等網絡視頻盜版和盜鏈行為,並提出3億元的賠償。   2013年年底,國家版權局認定快播公司構成盜版事實,開出25萬元罰單,並責令“快播”停止侵權行為。與此同時,在由中央四部委聯合發起的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專項治理“劍網行動”新聞發佈會上,快播公司也被點名。   快播公司並沒有對此做出公開回應。這樣的“流氓”邏輯從王欣曾說的一句話中可尋端倪,“總要有人去做一些看上去不是很風光的事”。   技術面紗   王欣的微博名叫“快播王鐵匠”。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說:“也許我一輩子都只會做產品經理,只要有技術創新我就會研究,好玩就行。”   這種“技術思維”成為王欣的擋箭牌,他將一切他所承認的“原罪”都用“技術創新”來解釋。   “我們本就沒黑過,何來洗白之說?”王欣曾反覆兜售他的觀點,技術是中立的,“快播”播放器只提供了一種視頻播放的技術。在這一點上,“快播”播放器與瀏覽器等性質一樣,“用戶打開涉黃網站也要用到瀏覽器,為什麼沒有人指責瀏覽器也涉黃”?   這種用技術面紗掩蓋違法事實的觀點,其荒唐性早已有了公論。   在網絡傳播的規則中有所謂“避風港原則”,簡言之就是網絡服務提供商若只提供技術、平臺而不提供內容,那麼當侵權發生後,只要在被侵權人的通知下及時移除內容就不承擔侵權責任。   規則的制定者早已知曉,“避風港原則”可能被濫用。因此,當一些違法者誇誇其談“避風港”時,殊不知,一面“紅旗”可以將種種偽裝一掃而光。這就是網絡傳播的“紅旗原則”,即如果侵權事實就像紅旗飄揚一樣連普通人都能一眼明辨,那麼即使沒有收到通知,網絡服務商也不能以假裝看不見來推脫責任。   多年來,“快播”以只做技術不問內容為藉口野蠻發展,自以為游走於灰色地帶無人能奈何。實際上,從來都不存在灰色地帶,“快播”所行走的路徑,就是法律紅線所在。   最後表演   互聯網專家蘭希曾認為,“快播”其實有過棄暗投明的機會,但因為存有僥幸心理,它還是走上了不歸路。   這一說法可以從“快播”的一些業務調整中得到印證。   2012年時,王欣曾試圖擺脫“快播”發展的兩個原罪——“盜版”和“色情”。“快播”在2012年推出了不良信息舉報系統,試圖封殺不良內容來源,但王欣也承認“這個模型本身有問題……無法從根本上去解決”。   儘管王欣一再強調轉型,但事實卻是“快播”遲遲不願意放棄P2P技術。其根源顯然還在於利益。   王欣和他的快播公司真正察覺到危機,是在2014年4月13日。這一天,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等聯合發佈了《關於開展打擊網上淫穢色情信息專項行動的公告》。“公告”明確提出對網上淫穢色情信息進行全面清查,依法嚴懲製作傳播淫穢色情信息的企業和人員,執法部門一經查實,即嚴懲不貸。   相較於此前被國家版權局認定侵權時的“死豬不怕開水燙”,王欣和快播公司這次有些著急了。   4月15日17時55分,“快播”官方微博發佈了一條消息:“為了維護良好的網絡環境,保護廣大觀影網民的切身利益,‘快播’特此舉辦有獎舉報反饋活動!凡是將有關色情、暴力、反動、病毒等利用‘快播’名義運營的不良網站都可進行舉報反饋並轉發此帖,均有機會獲得快播VIP會員卡,無時間期限,全年均參與。”   次日傍晚六點左右,“快播”以“維護升級”為由,草草關閉了“快播”軟件的“推推”和“雷達”功能。   儘管做了這些錶面文章,但形勢的發展顯然讓王欣認為做的還不夠。4月16日21時30分左右,快播公司在微博上再發公告,稱:“自2014年3月以來,‘快播’已啟動商業模式全面轉型,從技術轉型原創正版內容。目前主要在做三方面的準備,第一是購買了影視類域名,第二是把雲帆搜索和快播娛樂風向標中的涉盜版內容全部技術屏蔽,第三是未來一年投資不低於1億元購買版權、不低於3000萬投入支持國內微劇創新。”   同一天,“快播”還向用戶發出了一封“掏心挖肺”的信。信中,“快播”承認“低俗內容和版權問題一直是我們背負的原罪”。   在這封信里,快播公司決定關閉qvod服務器,停止基於“快播”技術的視頻點播和下載,並宣佈“從此刻起,以前的‘快播模式’全面終結”。   為了逃避打擊,王欣在4月18日接受媒體採訪時還表態,“不管損失有多大,哪怕流量掉到0,我們也會堅定不移的轉型”。   轉型的表態一個比一個堅決,但這些錶面之詞不足以改變多年累計下來的違法事實。   “快播”終結   互聯網上關於“快播”的話題,並沒有因王欣“堅定不移的轉型”而結束。   4月22日11點,微博上開始流傳這樣一條消息:“快播”傳播淫穢信息被查封。   這些信息最終得到深圳市公安局的證實:根據群眾舉報,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涉嫌傳播淫穢信息。   “快播”發佈官方微博回應稱,目前公司運營正常。快播CEO王欣也用微信回應媒體:“沒事,大家不用擔心。”   然而,事實並不如王欣所言。   5月15日,全國“掃黃打非”辦通報:經調查證實,快播公司在提供互聯網信息服務過程中,存在傳播淫穢色情的行為,且情節嚴重。   幾天后,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向快播公司送達擬行政處罰聽證通知書,擬對快播公司處以2.6億元罰款,理由是初步確定其涉嫌盜版。   “色情”和“盜版”這兩個原罪就像懸在“快播”頭上的兩柄利劍,如今雙雙落了下來。   5月17日,“快播”發表致歉聲明,稱對調查中發現的“快播”播放器在為用戶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存在涉嫌傳播淫穢、色情內容信息的行為深感慚愧。   至此,“快播”在風光無限後開始沉寂。直到8月15日,又一個信息傳來,讓人們再次想起了“快播”。   8月15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發佈消息稱,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網上傳播淫穢色情信息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快播公司法定代表人兼總經理王欣已於8月8日被依法抓捕歸案。   直到此時,人們方纔知道,在消失的110天里,王欣逃往了境外。警方在網上追逃同時,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佈紅色通緝令。8月7日,王欣從境外入境某國時,被該國有關部門截獲。次日,我國公安機關將王欣押解回國。   此時的王欣再找不到技術的托辭,面對法律,他坦承明知快播公司服務器內有大量淫穢色情視頻,但為了牟利放任不管。   往事並非如煙。今年的秋天,那個自稱“只關心技術”的人已被撕下偽裝。他的命運如何,要留待法院來作出最後的判決,但這一事件足以給那些幻想在網絡“避風”的人敲響警鐘。   (原標題:“流氓快播”的兩宗原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